熬夜中文网 > 筑天之战 > 第三十一章:醉酒

第三十一章:醉酒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熬夜中文网 www.ay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七年相别,十数日的日夜兼程,莫雨终于回到了七年来一直思念的家,此时的他心里有紧张、有兴奋,望着门前莫府二字一时思虑颇多。

    “公子,公子您回来了,七年了您终于回来了”此时刚刚走出门口的管家见到莫雨先是一愣,紧跟着快不走上前来,毕竟莫雨是他看着长大的,即便过去了七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

    “秦爷爷,我回来了,这些年都挺好吧”莫雨看到管家不免很是亲切。

    “好,好,一切都好着呢,这些年我们可都想死你了,别愣着了,将军正好在府中,快快随我过去吧,想必他见到您回来一定会非常的高兴”管家一边寒暄着,一边拉着莫雨的手快步走向府内。

    “将军将军,您看谁回来了”离得老远管家就兴奋的叫到。

    “哦?有客人来了,秦伯你都大把年纪了,是什么人让你这么高兴”此时的莫凡正在书房内看着书籍,见管家如此大呼小叫也并未在意。

    “父亲,孩儿不孝,如此之久才回来看您”始一进门莫雨便双膝跪地叩拜下来,说话的声音略显颤抖。

    “大胆小儿,你可知此是何处”谁料莫凡却猛的将书籍摔在书桌之上,怒斥道。

    莫雨一时愣住了,难道过了七年父亲竟然认不出我了吗,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的父亲一向非常和蔼,极少动怒,哪怕对自己的下属也不会如此。

    “将军,这是小雨呀,您认不出他了吗”管家见状也是有些不明所以,虽说莫雨七年之间长大了很多,但作为自己亲手看大的孩子怎么会认不出来。

    “说,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来我将军府撒野”莫凡并未理会,站起身来继续怒斥道。

    “父亲。。。”莫雨忍不住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小儿放肆,父亲是可以乱认的?来人,把他给我拿下”莫凡面带怒色打断了莫雨的话。

    随着莫凡一声令下,呼啦啦十多名士兵拿着长枪冲到室内,呈半圆状把莫雨包围在内,其中两名士兵一左一右就欲架住莫雨,一旁的管家一时也是愣在当场,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父亲,您当真认不出我”莫雨肩膀微微一动,震的两名士兵不禁后退,一脸悲色。

    “凡哥,谁呀惹你生这么大气”正在此时,后室门帘一挑,一名中年女性走了出来,随眼扫视一周,似乎也并未认出莫雨,而是一脸温柔的盯着莫凡问道。

    “母,母亲。。。”这到底是怎么了,母亲明明看到了自己,为什么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一般,见到母亲看向父亲的眼神,莫雨更是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曾经母亲也是这也充满爱意的看着自己,可现在为什么都认不出自己。

    “这孩子,莫非糊涂了,怎么连自己母亲都能认错,凡哥我看他也挺可怜,你也别动怒,把他赶走就是了,可能他是遇到什么难处了,秦伯,你带他去帐房,给他几锭银子,谁都有犯难的时候”方柔面带温柔,似乎面前站的真的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夫人,您也认不出小雨了吗”管家见状也急的眼圈都红了,这孩子是他看大的,他什么时候见过莫雨受过这也的委屈,他什么时候见过将军和夫人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子。

    “秦伯你可真是老糊涂了,自己的孩子我怎么能认错,快去吧,别惹的将军不高兴”方柔闻言扑哧一笑,不明所以的人还真当是管家老的糊涂了。

    “小儿莫不知好歹,夫人一向喜做善事,今日我便不为难与你,速速随秦伯拿几锭银子离开本府,休要再来捣乱,下次你可不会有这么幸运”莫凡似乎也平息了怒气,但还是一脸冰冷的对莫雨说道。

    。。。。。。

    雨,淅淅沥沥。

    附近的树木被风吹的沙沙作响,莫雨一人呆呆的走在路上,手里还攥着几锭银子,任凭雨水冲刷着自己,他不知道怎么走出的莫府,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走在哪里,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心痛的快要碎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父母当真不认识自己了,可管家明明能认出自己,为什么他们不能。

    “客官,下雨天进来喝几杯酒暖暖身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一家酒馆内,莫雨被站在门口的小二招呼一声站住了脚步。

    莫雨真的走了进去,真的坐了下来,也真的要了一壶酒,但那几锭银子却还是死死的攥在他的手中。

    酒确实能够暖身,尤其是喝的多了以后,因为你已经赶紧不到冷,此时的莫雨便感觉不到了冷,因为他已经喝多了,仅仅喝了半壶酒,就已经多了,可即便是喝多了,已经趴在酒桌上睡着了,死死攥住银子的手也没有放开。

    雨天酒馆的生意并不一定好,何况这家酒馆位置还比较偏僻,可偏偏今天生意却好了起来,因为门口突然又走进来三个人,三个人谁也没有带雨具,衣服已经淋的湿了,三个人却谁也没有在意,径直的走到酒馆内坐了下来,三个人同时看了一眼已经醉了的莫雨。

    “没想到下雨天竟有人独自买醉”其中一个面向白净的人说道。

    “下雨天买醉的人一般都是心情不好的人”这次说话的确实另一个身材最高的人。

    “只有心情不好的人才会喝醉”第三个人一脸络腮胡,但面相并不恶。

    这三人你一言我一句,倒是评论了起莫雨来,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喝醉的人这么感兴趣。

    “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身材最高的人像是突然来了兴趣。

    “怎么赌”另二人几乎同时问道。

    “就赌那人手中的银子会不会掉下来”那高个看起来并不是爱财的人,看来是爱赌。

    “看他攥的这么紧,肯定不会掉下来”面向白净的人看了一眼莫雨攥着银子的手说道。

    “喝多了的人手怎么还能攥这么紧,一会就要掉下来了”那络腮胡子的人却不可置否。

    “好,我同意老三的说法,要是掉不下来,我也会帮你把他砍下来”那高个看来也认为会掉下来,被称作老三的显然是那名一脸络腮胡子的人。

    一个时辰过去了,莫雨一动未动,看来是真的喝的太多了,但他攥着银子的手还是那样紧,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而一旁的三人一边喝着酒,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莫雨,似乎这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显然这三人比莫雨能喝的多,此时他们已经每人喝了三壶酒,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看来我赢了”面相白净的人突然开口道。

    “打赌,我从没输过”那高个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说道。

    “那是你总是耍赖,耍赖的人当然很少输”面向白净的人争辩道。

    “耍不耍赖我都要赢”那高个说着,却站起身来,看来他已经准备要赢了。

    只见这高个突然拔出腰间的武器,一把刀,刀锋很冷,刀冷人更冷,只见他身形一闪便已经到了莫雨身旁,刀锋刚好就在莫雨攥住银子的手旁,看来他真的准备赢了。

    而莫雨依然趴在桌上沉沉的睡着,似乎发生的这一切他丝毫没有发觉,酒果然是醉人的,可有时候酒更要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酒中。

    那高个可不管莫雨是不是醉了,因为他要赢,因为打赌他从不会输,此时他已挥动长刀已经做好了砍下去的准备。

    铛锒。。。

    长刀距莫雨手腕只有寸许之余的时候,莫雨忽然手腕一翻,恰好用手中的银子挡住了这本该斩断他手腕的一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莫雨已经坐了起来,双眼冷冷的盯着那高个,哪里还有一丝喝醉的样子,那高个见状,连退三步,可无论他如何用力,那把刀就像是粘在了莫雨手中一般,怎么也拔不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