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中文网 > 筑天之战 > 第十四章:先天神体

第十四章:先天神体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熬夜中文网 www.ay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一个狂妄之徒,你们忘了修界和凡界的规定了吗,任何修界人士不得干预凡界之事,否则小心遭灭门之灾”正在众人绝望之时,不知哪里,突然有人高声教训,仿佛就在天际之外。

    “哈哈哈,几十年前的臭规定,谁还记得,何况我们来了,尔等又能奈我何”此时的石勇张狂无比,似乎天下再无人是他对手了一般,什么规矩似乎并不放在眼中。

    “哼,狂妄无知,当我们凡俗界真的无人了吗,今日老夫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着不知何时场中竟然多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

    虽然说是老者,也只是须发皆白而已,看其红润的面庞倒更像一个白了须发的壮年,此人迎风而立,长衣飘动,不怒自威。

    这老者就这样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石勇觉得有些心里没底,似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竟然有种欲要顶礼膜拜的感觉,对就是顶礼膜拜的感觉,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不仅仅是石勇一个人有这种表现,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感觉自己一种发自心灵的敬畏之心,甚至一些定力较差的直接跪了下来,直到发现了自身了异样才慌忙起身。

    “石舵主,有点不对劲,感觉此人我们可能难以抗衡,要不我们先行撤退?”杨坚发觉事情有些不对,慌忙走到石勇面前说到。

    “慌什么慌,我们这么多人我就不信还奈何不了一个老头”石勇故作镇静的回应,其实此时也是不想在手下面前丢了面子。

    “几十年没有走动了,恐怕这个世界还真忘了我这个老不死的了,几个无知小辈竟然也如此放肆起来,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任谁也不能打破,你就是领头人吧,念你修行不易,我也不过分为难与你,自断一臂带着一干人等速速退去”那老者突然对着石勇轻描淡写的说到,似乎并不屑于对他动手一般。

    “大言不惭,要我自断一臂,简直就是笑话,我就站在这里,看你能奈我何”说着那石勇又是爆发出夺人的气势。

    “哼,无知小辈”

    啊。。。

    也不见那老者如何动作,只见不远处的石勇闷哼一声连退三步,细看一下一只手臂无力的下垂,俨然已经被废了,其他众人都惊讶不已,之前石勇的身手大家也都见过,连广元大师都败在其手,可这老者甚至动都没有动就废了他的一只手臂,这是什么样的修为,似乎打破了以往人们对修者境界的一种认识。

    “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请前辈见谅,我们速速退去便是”杨坚见此人如此轻松的就废了石舵主的一只手臂,慌忙扶助石舵主并出言道歉,生怕一不小心惹祸上身。

    “刚才是让他自断一臂,现在再想这么退去,你当我这么好说话吗,本以为你等修行不易,看来修炼一道并不适合你,踏实的做个普通人吧”

    “不不。。。请前辈高抬贵手,不要废去我的修为,请前辈。。。啊。。。”石勇一听这老者竟然想要废去自己的修为,当即慌了,之前盛气凌人的气势荡然无存,连连求饶,可那老者根本不与他啰嗦,伸手一指,一束微风吹过,石勇惨叫一声,吐血倒地。

    “谢前辈不杀之恩,谢前辈不杀之恩”其余人等见石勇被废,当即一边求饶一边带着昏迷的石勇慌忙退去,生怕一个不慎自己也被废了去。

    老者并未阻拦,看其他们渐渐远去,再看看周围一些死伤的百姓和士兵,不禁叹了一口气,仿佛有很多的无奈,又仿佛对自己的迟来感到自责和惋惜,但世界的角角落落时刻都在发生着类似的事情,又岂是几个人就能改变的了的。

    “晚辈胡一琅拜见前辈,谢前辈解危之恩”之前那名为首的皇族客卿见石勇等人走远,赶忙招呼众人跪拜谢恩。

    “免了吧,这本就是我份内之事,何谢只有,倒是今天死伤无辜是老夫失职了”那老者轻轻挥手,示意众人起身。

    “莫将军,令公子的情况我之前也有感应,只是那时我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未能抽身,让你等受惊了,如果方便我想现在到你府上见见他”话锋一转,老者对着莫凡说道。

    “谢前辈抬爱,现在我们即可动身”莫凡见老者竟也注意到了小雨,显的有些激动,随即与几名客卿长老致谢,并令张龙善后,便扶着广元与那老者一同朝着府中走去。

    。。。。。。

    京城的袭击风波就这么过去了,可有些东西可能会永远留在人们心中,所谓的凡俗界和修者界真的有那么大区别吗,城内众多修者难道还摸不到上修者界的门槛吗,要知道客卿长老那可是有着灵境修为的武者,可能他们只是灵境初期或者中期,但总也不至于被如此轻易的碾压吧,修炼之境到底多高,不免被一些人士揣测起来,可能不同层面的人对世界的认知都有着很大的区别吧。

    “前辈,之前听您说修者界和凡俗界的规定是怎么回事,我们好像并未听说过”路途中广元大师突然问到。

    “不用如此客气,称呼我为于老便是,不瞒大家,我就是咱们所谓凡俗界的守护者,平时无事一直留在京城范围内静修,偶尔出去走动,几月之前我在外修行,突然觉得自己心境产生变化,似乎有进阶的可能,所以便回到京城修炼,事发之时正是我修炼的关键时刻,所以出手迟了些,造成了京城内的一些死伤,说起来倒是我的失职”

    大概百余年前,那时候的修者还是和普通百姓生活在一起,并没有规定明显的界限,而修者一般也不会进犯普通人,一直也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不知因为什么整个苍生界突然动荡不安,修者之间经常出现大规模的厮杀,到最后甚至很多修者疯狂的击杀着普通百姓,造成遍野横尸,民不聊生。

    整个动荡持续了大概十年之久,如果再无人阻止,恐怕整个苍生界的凡人将会被屠杀干净,无奈之下,一些不理世俗的修界人士合力出面,划定了修者界和凡俗界,修者界的人士不得参与凡俗界的任何斗争,更不允许修者界的人士在凡俗界动武,这才有了我们这些凡俗界的守护着,几十年过去了,想必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惨象,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动荡又要开始了。

    经过于老的解释大家才了解到,原来还有这样一个规定,而且他们隐隐觉得所谓的修者界人士绝对不是大家平时见识到的修者那么简单,仅凭那石勇的实力便能判断,何况那石勇在嗜狼组织肯定也是底层。

    “老爷爷,听说你很厉害呢,你是什么境界的修者呀”莫雨也听说了跟莫凡前来的老者很是厉害,有些童真的问道。

    “哈哈,我也只是一把老骨头罢了,过来让爷爷摸摸你的脉门”老者见莫雨如此童真的一面,不免心生好感,哈哈大笑。

    “于老,之前洒家莫公子的体内好像潜藏着一股能量,但洒家几次探查却都没能看得出端倪,而且他如此小的年纪却能激发出道轮雏形,洒家也不知如何解释”此时的广元已经在老者的帮助下没有了大碍,把自己以前探查莫雨的情况一一道来。

    “嗯,确实有些奇怪,我能感受到那股能量很是强大,按道理讲不可能在一个几乎没有修炼根基的小孩体内存留,但它却真真实实的流淌在小雨体内,而且与他身体完美贴合,倒像是与生俱来,可能那股道轮也是因此激发,而并非小雨本身存在的能力”老者一边摸这莫雨的脉门一边思索着说道。

    “于前辈,不知这种情况对小雨是利是弊”闻言一旁的莫凡慌忙上前,毕竟他最担心的还是小雨的安全。

    “将军不比担忧,看情形,这股能量与小雨百脉贴合,如果我猜测未错小雨应该是先天神体,天生便有携带一股庞大的能量,随着他之后修炼,这股能量会根据他的身体逐渐激发,之所以现在小雨还未正式修炼就出现这种状况,应该跟他之前用药物淬炼身体有关”

    先天神体,这几乎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一般只有夫妻双方都有着很高的修为前提结合后才能有那么一丝的机会生下这样的孩子,可莫凡夫妇也只有莫凡算得上修者,而且修为也只是平平,怎么可能生下一个先天神体的孩子,大家都不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所幸这是一件好事,虽然这样肯定注定莫雨将走上一个不平凡的人生。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